电脑网 汽车网 游戏网 导 航
查看: 1016|回复: 3

80后抄表工刘涛(转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7-12 10:3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搬运工 于 2016-7-12 10:42 编辑
( F( u+ T; u1 E9 i# x! x3 U$ J, ~$ k% o
80后抄表工刘涛网络爆红,作品登上《时代周刊》 ( X* g3 X1 g1 d5 w
谷雨影像  原创 2016-07-11  刘涛
9 g3 {7 Z* O+ E( R1 S0 K4 F2 l( u8 U2 r* ]: @6 h
01.jpg
编者按
近六年来,抄水表工刘涛围绕合肥同一条街道,每天步行拍摄4-6个小时。天赋和时间,凝结为一份“平凡之燃”。他的作品和人生,透着今天极度匮乏的品质和态度,诠释了街头摄影的迷人之处:那种自由、开放和无限的好奇心。对于所有面临人生抉择的年轻人来说,刘涛的人生轨迹带来了丰富的启示,而他的作品,也从生活的真实和逼仄中,扒开一道缝隙,带来一丝诙谐。

% c. X9 ?& X3 u* l6 t  \7 T) D+ j抄表工刘涛的六年街拍
作者:刘涛
  ~( G8 L- h4 s7 Z+ w7 C. ?4 U
02.jpg
01  刘涛曾经这样写到:“那些宝贵的人情味,戏剧性的场景和瞬间的黑色幽默,似乎和我的内心发生了强烈的碰撞……我找回了内心久违的兴奋和喜悦。”

$ v) a5 ?# m: J$ L/ \4 V
03.jpg
02  2010年底在朋友的推荐下,刘涛拿着人生中的第一部相机算是正式走上了他的街拍之路。也就是从换到抄表工和催收水费的工作开始,刘涛每天挨家挨户、走街串巷,让他对摄影有了不一样的思路。

1 n5 ^( G) a( J9 ]9 O# F/ z! O
04.jpg ; ]$ H, _# p0 w+ w; o7 D. g8 |
03  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半上班前,下午5点半到8点,是他拍照的主要时段。最长的一次街拍大约持续了5,6个小时,他挂着相机在路边就睡着,那种着了魔的劲也曾一度让家人不解。
. S8 {' O$ Z! [# V* m
05.jpg
04  街头摄影,你要长时间在街道逗留。有时很热的天,走了一天,一张都没拍到,一摸头上,都是盐粒子,感觉很沮丧。但你一想,这也是一个锻炼的过程。有朋友跟刘涛讲,这也是一个修行的过程。
; P* z* y- I9 U5 M) T
06.jpg
05  刘涛曾羡慕国外摄影师能在“一流的大城市”“漂亮”地创作,但也已慢慢认同“摄影应该是不受限制”的。就像合肥,它正在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发展和保守的思想意识地巨大碰撞,精彩的画面就必定蕴藏在这充满生命力的人间烟火里。
  q9 j' `% h6 \$ j
07.jpg
06 在一个固定的地方,能看到每个人的生活,每个人的追求,每个人的空间。
) V7 w# k, \; N) t( Q! G6 \
08.jpg
07 路过这个门面,刘涛知道那个地方会有什么人,有几口人。经常走的六安路上,有个楼的上下楼的窗口临街,那个窗口有时候楼上的老奶奶在,有时候是楼下老爷爷在。有一次看到二楼窗户上有一个花圈,是楼上老奶奶的老伴走了,楼下的老爷爷当时在抽烟。旁边还有一个宣传栏,今天贴这个,明天宣传那个,天天变。卖鸡蛋的天天在那儿卖鸡蛋,但在马路上写作业的小孩,很快就长大了。
' r5 H8 l+ m6 n1 h" r7 F* U
09.jpg
08 刘涛的摄影风格中有荒诞、有隐喻,全都来自他作为一个80后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同身受——成家立业、工作的无奈、现实的压力,似乎就必须为了孩子全心全意的付出,再看着他们走着一条几乎同样的路。

+ }% b6 H7 W* p8 m
10.jpg
09 一种来自城市人的普遍的焦虑让他觉得,生活里一定是有更好的、更重要的东西被忽略,所以他试着去挖掘这种不平凡、小惊喜,传达一种更丰富、乐观的态度。
/ t# h5 c7 m# z$ d! q0 V( A( J
11.jpg
10 “同事们看了么,当然还是很享受的。”刘涛喜欢这些“别的事情”,喜欢他的作品能感染周围的人。
8 m) ]$ ^  \3 N: D  v7 {
12.jpg
11 也会有评论说,他的摄影就是一种天生的能力。刘涛倒并不太在意,因为并不是每天或每次的拍摄都有好的画面,或许一个月能整理出一些不错的,“最享受的还是把照片都列成一组,然后配一段音乐,看起来会更有意思。”

8 b' X. O5 ^2 M" ?
13.jpg
12 成名之后,刘涛本可以离开水厂做摄影师或者是留在水厂改做办公室工作,但他还是选择继续抄水表。单位就安排他“带徒弟”。老友相逢后会感叹:你都这样了,还在抄水表,你是在追求生命的价值啊。

% L5 M0 F7 h  @9 g/ n
14.jpg
13 这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调侃。他不希望别人说“因为你是一个抄表工,拍成这样不容易”。

4 m( z( {. J, Q. M
15.jpg
14  你融合在人群里,但又不能随波逐流;你不能跟着它的节奏走,但又不能把自己和人群隔开……

& d7 L$ O* `3 h, L- D
16.jpg
15 “这是眼光的智慧”,策展人、摄影评论人鲍昆评论刘涛说,“若说有个‘决定性的瞬间’的话,这才是。他的每张照片都有倒错的符号关系,令人忍俊不禁。”

2 O$ t9 N3 F+ O( K& N4 J
17.jpg
16 学者任悦说,刘涛的照片在互联网上被疯狂传播,我们误以为是因其通俗,实际上,是因为在一个相当之窄的频率上,他让我们这些“所有人”产生了共鸣:“那些一刹那就会溜走的人情,都会给他准确无误地捡走。”
5 c3 u' i: ~0 R
18.jpg
17 刘涛的画面里,“有我们每个人鱼水难离的中国式生活,吞吞吐吐的人世间所有无可抗拒的温暖和艰辛”,艺术家马良评论说,“他不是个愤世嫉俗者,又天性幽默,所以他的照片里有了生机勃勃的天地众生,我真喜欢那些诚实的小照片儿啊。”

& E6 `8 T- l* }8 o7 @
19.jpg
18  这些人和人之间平等温和的注视,才是真正打动人心的,不是么?

7 V) o5 H8 W" ~, a) v" _& U
20.jpg
19 世界很大,刘涛在他的那条三孝口街上看到的世界更大。

. Q! n5 T3 `+ I9 E  ~  P
7 `& U! [8 [  B! A  Y3 W
天空属于所有人
4 T9 Y+ B4 @  P
文/任悦
4 l  j/ n+ F4 ~( A4 l! ]6 I2 }* y
现今市面上流行的种种自说自话的艺术,让我感到悲伤,倒不是因为它们不好,而是因为它们完完全全与我无关,与我们的现实遭遇无关,更不要说是共鸣。这继而让我觉得我们所经历的人与人的疏离,那些欺骗,无视,非人性的东西,只会继续被忽略。这也许正是我们都爱看刘涛的照片的原因。它们在互联网上得到疯狂的转发,我们误以为这是因其通俗,但实际上,只有在一个相当之窄的频率上,我们这些“所有人”才会产生共鸣。我们迟早会变得迟钝和木然,这并非是由于生活所迫,更多来自各种欲望的叠加。这么说来,刘涛倒像是一个幸存者,一个仍然保持优雅的人,那些一刹那就会溜走的人情,都会给他准确无误地捡走。当我们面对这些照片,遭遇其中的故事,那种想要笑或者想要哭的感情,我们以为这是被摄影师赋予的,却并未发觉这其实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本性。
5 S; u& y$ s* j; O3 ]
所以,对于那些试图给刘涛贴上底层观看标签的人,我表示反对。他的照片里没有那么多的“故事”,唯有如此,其中才会有幽默,否则一不留神就会变成嘲讽;它们也不会成为一种煽情,因为里面没有怜悯或求得怜悯的心情。听刘涛讲自己的照片,四个人挤在一辆摩托车,他说,你看,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发现彼此的亲密。在我看来,这些照片非但不是通俗文化,却反而相当高雅,它给人以尊重以及平等地关照。通俗文化才不会给我们反观自己的机会,前卫艺术和高雅文化又会将没有训练过的眼睛拒之门外,久而久之,艺术也就越来越遥远了,让你很难讲清,它其实是可以被所有人拥有的东西。

  `$ O: U3 }6 Y* m6 w
对人性的发觉,似乎只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刹那。就好比在大太阳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,迎面而来的是浓浓的人间烟火气,这会让你觉得舒服。大概这就是在摄影的各个门类中,我尤其喜欢街头摄影的原因,我并不清楚这是否也是让那些街头摄影师走上街头的缘由。因为陌生和匿名,街上的每个人都被除去社会身份做回自己。他们有的丑有的美,但都相当直接,你完全可以通过外观读到很多。
, k% J5 p( p/ z: w% m7 }
将街头摄影作为一种摄影的类别其实并不准确。因为如果说这是一种题材和风格,但它却简单至极,可能就是这样一句话:走到街头去抓拍。在街头的拍摄中,有人成功了,却有不少人都失败了,他们无法拍出那种味道,但也无从习得,因为这一切似乎无关任何技法。布列松曾提到,这个秘密的配方就是那个人自己。

5 ]: F" D. T- M! Z$ {
街头的拍摄更多是一种心理动机,有图像研究者将之称为“无限的好奇心”。对于刘涛以及布列松,他们的配方中还有一样东西,一种开放的心态,他们开放给世界,世界变得近在眼前;开放给陌生者,从而得以偷来一张张亲密的瞬间;最终的照片也开放给读者,表面没有任何玄机,却会让人翻来覆去地看,愈来愈多的细节逐渐显现。战地摄影师纳切威(James Nachtwey)曾这样谈论布列松:“透过他的眼睛,我们从特别中看到普遍,小中见大,从司空见惯中看到神秘,从凡俗中看到诗意。我们在眨眼间看到无限。”
2 n8 u' b$ d; S1 A# s- B! `: D8 @
很多人愿意称刘涛为“野生摄影师”,大概是因为他的照片不服从任何特别的使用目的,他不为媒体工作,不为任何人工作。但他的照片却又并非仅仅为了娱乐或打发时间。刘涛的拍摄有高度的自律。不少摄影师并不能成为自己照片的作者,因为他们始终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照片,拍照只是一种碰运气。刘涛会精心选择自己的照片,在一日拍摄的几十张照片中,那最好的至多不过六七张。

  [5 j+ ^0 n  W* W
拍这些照片究竟有什么用?这大概是很多人曾问过他的问题。“我这个工作呢,稳定。就是天冷下雪比较难受,风里来雨里去的。但是你想想,你获得了一点自由。”

4 H) v) S5 d* D
布列松老先生也渴望这种自由,他说无法忍受对自己的行动、思想、讲话、阅读或其他任何事的自由的限制。布列松的传记中曾提到,1930年,他参军的时候,在军队调查表格上,关于自己服役的情况,布列松忍不住写下这么一句:“别摇得太厉害——天空属于所有人。”(注1)
/ p/ B. `. C. ?$ Y
因为这句话,布列松被叫到上校的办公室。
# i7 ]3 r5 |1 L
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' z4 u- M  H" Y4 U) \9 F0 A- O
“不是我说的,是科克多(Jean Cocteau)的话。”

+ g: e6 F* A: M  g, F' A
“科克多是谁?”

; n: A' C# h0 ^8 Y: b! G' u
亲爱的读者,你也许并不需要知道科克多是谁,但你可以记下这句话:“天空属于所有人”。

# v4 l, z' D+ v0 S# ]( p
摄影或许正是刘涛,这个“幸存者”用来保持优雅生活的一种方式。自始至终,让我最为感慨的,从来都不是他的摄影技术或是说摄影,而是他的心。每一次在展览的墙面上看他的照片,我都无法忍受这些照片被框在格子里的局促。我希望看很多,很多很多。还有更多吗?这些接踵而来的瞬间带给人安慰,让我们得以在彼此的共鸣中,寻找一个活人生活的乐趣。
) T! x# _* ]- k! |) j; o
注1:这句话来自布列松传记,写作之时没有查到原文,后来偶然看到,原文似应为:别整那么多烦扰,天空属于所有人(don’t go to so much trouble, the sky belongs to us all )

9 b7 D# X* b# e( m
% I/ x$ ?/ U7 K8 I" S, \- U+ Z9 y. `6 c; ]* M# }0 o! k; `8 K- U* K  o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7-13 09:1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约2年前无意中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看到对刘涛的专访,对他的片子非常欣赏和喜欢!他没有受所谓主流摄影的引导、影响,不功利而专注于满足自己的内心世界对这个社会的独特感受和看法,是非常有个性的摄影奇才。# Y* J  i5 r0 E& g
5 t: z$ Q4 r. {& W+ R
R0000313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7-14 09:5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义 发表于 2016-7-13 09:12
( o4 d5 K* K7 m* ?大约2年前无意中在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看到对刘涛的专访,对他的片子非常欣赏和喜欢!他没有受所谓主流摄影 ...
) y: g4 Y5 v2 x% ?' G3 h$ }
他的作品,看似普通,里面却饱含了刘涛的另一种理解。
- U" O" ~; G$ J/ g记得有位摄影家曾经说过:6 i( u: J8 `  E3 [5 d) o7 J
6 {+ h" `" W- L* a! [  `% ^2 {. D! }* X
     我从来认为,一个好的摄影专题,如果作者没有生活的感触、没有生活的积累、没有生活的阅历,你的专题永远无法触及读者的心灵。就此话题展开而言,看看摄影界泛滥的组照八股,除了影像上的华丽外,能打动读者和评委的作品有多少?好的摄影专题首先具备四个价值,即人文价值、社会价值、文献价值和商业价值;好的摄影专题同时具备时空的转换与岁月的承载,而纪实摄影最大的社会公用性就是要去功利性,做航船上的瞭望者。审视当下,都市题材缺人情味,农村题材缺温度,大赛小赛不是凉山的鼻涕就是冷酷的空心村,要不就是龙舟水浪打浪,钱塘江潮年年上,如果我们摄影人能够深入生活、扎根民间,常年关注一个人、一个村、一个群体,你才能真正体会到走到社会生活深处的乐趣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8-8 14:2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实就是一种生命力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Archiver|钟山光影 ( 苏ICP备15023032号 )  

GMT+8, 2017-9-21 14:59 , Processed in 0.297942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